1. 台州新能源汽车集散地 0576-81818282 台州市胜诺汽车贸易有限公司首页
  2. 行业新闻

新造车扎堆IPO:不上市=没活路?

<a class='link j-lazy' href='http://car.d1ev.com/0-10000_0_0_0_0_0_0_0_0_0_0_0_0_315_0_0_3_0.html' target='_blank'>理想汽车</a>,<a class='link j-lazy' href='http://car.d1ev.com/audi-series-669/' target='_blank'>理想ONE</a>,IPO,新势力,理想汽车

疫情爆发让本就处于下行市场的汽车行业雪上加霜,但近一个多月来,造车新势力龙头企业却重回资本春天。

8月3日,据36氪报道,C+轮近5亿美元融资落袋仅13天后,小鹏汽车已再次获得超3亿美元融资。此外,36氪从多位接触到小鹏汽车项目的资方人士处了解到,小鹏汽车已经在近日确定赴美上市时间,“最快8月,最晚不迟于9月”。

另一家造车新势力理想汽车前脚刚上市。7月30日晚,理想汽车正式登陆纳斯达克,股票代号“LI”,IPO定价每股11.5美元,公开募集资金规模接近11亿美元。除此之外,哪吒汽车官宣计划于2021年在科创板上市;威马汽车传计划在今年内登陆科创板。

为什么新造车选择在此时扎堆上市?哪个市场更适合?IPO之后的路会更好走还是更艰险?

“谁先上市谁先活”

在成立初期,新造车便是一场资本游戏。

五年前,50余家造车新势力如雨后春笋般冒出,“造车新势力元年”到来。彼时,创投圈也格外热闹,几乎每家造车新势力背后都站着数位投资人,创投圈充斥着“投出下一个特斯拉”的疯狂梦想。

而进入2020年,两极分化愈加严重,一边是头部企业的上市狂欢,另一边是无声却异常残酷的淘汰赛。有媒体统计称,2018年的52家造车新势力如今只剩下9家,拜腾、前途、奇点等加速被市场淘汰。

乘用车终端保险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造车新势力里有购买机动车交强险数据的企业只有20家,蔚来、威马、理想、小鹏、哪吒5家企业销量合计占比达91%。这似乎意味着,挺过首轮淘汰赛拿到入场券后,飞奔IPO成为造车新势力Top 5的要紧之事。

“国外市场不可能容纳超过五家新造车企业。谁先上市,谁先活。”对于新造车扎堆IPO背后的原因,全联车商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总裁曹鹤给出了自己的判断。

在他看来,若被投企业成功上市后,资本大佬才能到达“安全地带”,在新造车洗牌赛来临时,有机会成功退出。“投资人需要退出机制,高管需要回报。如今,新造车企业大多已成立四五年,投资人的投资期限差不多到了。” 曹鹤表示。而随着被投企业上市,资方还有望分得一杯羹。例如理想汽车上市后,持股21%的创始人李想身家一度就涨了200亿元。

更为重要的是,融资轮次越多,融资规模越大,一级市场上已拿不出那么多钱了。以小鹏汽车为例,其成立于2015年4月,相比于天使轮融资的1000万元,其最近两轮的融资均为亿元级别,分别为C+轮融资的近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4.87亿元)和战略融资的超3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1亿元)。

新造车一直被称“钞票粉碎机”,盈利难也是业内公开的秘密。即使被称作“最抠门的创始人”,李想旗下的理想汽车仍未逃离亏损泥潭。招股书显示,在2018年、2019年和2020年的前3个月里,理想汽车净亏损分别为15.32亿元、24.38亿元和2.33亿元。而蔚来汽车财报显示,其2019年全年净亏损额为114.13亿元;2020年一季度,净亏损额为16.92亿元。

此外,由于汽车是技术密集型产业,资本的推动作用也较为显著。上市之后,造车新势力们就有了拓宽融资规模、增加融资渠道的资本,从而保证后续的产品研发、产能爬坡、公司常规的开销和运营、营销推广等。

赴美上市or科创板?

决定上市之后,选择去哪个市场也有门道。目前看来,美股市场对于新造车来说颇具吸引力,蔚来和理想都已经登陆纳斯达克,小鹏汽车也被传即将赴美IPO。

“其一,美国财政部通过了2万亿美元的经济刺激计划,特斯拉股价飙涨,这个时候上市可谓是‘阳光高照正当时’;其二,新造车车企大多数是海外架构,美国上市更容易,速度很快,有全球的资金买入。”猎鹰创投原董事总经理、现任追梦人创服股份有限公司CEO李圆峰告诉未来汽车日报。

今年时值特斯拉上市10周年,其股价连创历史新高,不仅超越丰田稳坐全球市值最高车企的宝座,还将通用、福特大众等诸多老牌强劲对手甩在身后,投资人也跟着“躺赢”,赚得盆满钵满。

而国内新造车企业蔚来最近也在美股市场表现优异。截至7月31日收盘,其股价为11.94美元/股,相较一年前的3.47美元大涨2.4倍。李斌也表示,有信心推动运营亏损的收窄,希望今年底毛利率可以达到两位数。

“电动化是世界认同的趋势”,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对未来汽车日报表示,“蔚来和理想股价迭创新高,说明美国人民与世界人民对中国电动车的成就给予了充分认可。”然而赴美上市也并非意味着一帆风顺。曹鹤表示,海外市场风险及不确定性较高,目前申请上市的新造车企业未必能顺利通过。

与此同时,威马汽车和哪吒汽车则倾向于在科创板IPO,而今年以来,科创板也放宽了限制条件。不仅取消了持续盈利、未弥补亏损等实质发行条件以及无形资产占比限制等方面的要求,还提供市值与净利润、现金流、收入、研发投入等指标不同组合的5套上市标准,甚至允许未盈利企业、红筹企业、特殊股权结构企业上市。

“科创板上市容易多了,就是红筹架构上市的案例还可以再观察一段,速度上稍慢一点,以国内的资金为主。从估值上来讲,科创板可以比美股增加30%至50%的估值。” 李圆峰表示,“如果车企的产品要进军海外的话,选美股会更好。”

一位不愿具名的华泰证券分析师告诉未来汽车日报,相比研发创新技术较高的高新技术企业,亏损的造车新势力要登陆科创板,还是有些困难。据了解,新能源汽车领域目前有不少上游供应商企业也在排队科创板,他们创新技术实力更强,或取得优先权。

不仅如此,科创板的退市制度堪称A股最严。《科创板白皮书2020》显示,一旦公司触及终止上市的标准,股票直接终止上市,不再适用暂停上市、恢复上市、重新上市程序;重大违法更是实施“一退到底”,永久退市。

IPO之后仍是荆棘遍布

对于新造车企业来说,上市只是一个开始,上市之后面临的情况并不一定比之前简单。

IPO之后,企业将不得不披露其真实的财务数据,若业绩亏损严重,将直接影响公司的股价和市值。这一点,国内第一家赴美上市的造车新势力蔚来汽车体会颇深。

2019年9月24日,蔚来发布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营业净亏损同比扩大83.1%至32.858亿元。财报发布后,蔚来巨亏的新闻迅速被顶上各大热搜榜。同时,蔚来股价应声而跌,一夜下挫20.22%,当日报收2.17美元,盘中最低至1.97美元,创此前近一年来最低记录。相比2018年巅峰时期市值的119亿美元,蔚来市值一年蒸发了逾90亿美元。

除了负面数据难以遮掩,意向投资者还会与企业本身在核心条款上产生分歧。作为典型案例,2019年6月,长安汽车宣布终止长安新能源公开挂牌增资事项。对于终止混改的原因,据接近长安汽车此次增资事项的有关人士透露,随着新能源汽车行业补贴退坡及新能源汽车市场增速趋缓,长安新能源的意向投资者在兜底承诺、资产独立性等方面的要求更加趋于保守,在涉及改革的一些核心条款上主要投资者与长安汽车产生了分歧。

而在外部市场下行的环境下,针对新能源汽车的投资或更为谨慎。中汽协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新能源汽车销售出现了同比连续12个月的下滑,销量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36.5%。与此同时,补贴退坡力度也在增大,2020-2022年补贴标准分别在上一年基础上退坡10%、20%、30%。

面对仍未走出危险区的造车新势力们,投资者的耐心也是有限的。

理想汽车投资人、蓝驰创投管理合伙人朱天宇表示,对于投资人而言,市场最终要回归利润的创造能力,并不仅仅是市值创造能力。“资本使用效率其实和利润创造相关的。你花那么多钱造车,但是卖一辆亏 一辆的话,那最后根本赚不到钱。”

对于造车新势力而言,能够熬过第一轮淘汰赛的选手都不是没有故事的同学,但比谁故事讲得性感、PPT整得好看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拼命上市后,若不能在产品上保持核心竞争力、尽快实现现金流转正,真正的痛苦才刚刚开始。

来源:未来汽车Daily

作者:吴晓宇

本文地址:https://www.d1ev.com/news/shichang/121724

本站所有文字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