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清泰:汽车的“三大革命”造福未来世界

一、历史进程中的三次汽车革命

在汽车诞生一百三十多年的历史长河里,汽车产业大体经历过三次重大的历史性变革,而每一次变革都深刻地改变了人类的生产、生活,改变了城市及乡村的面貌,对人类文明进程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

第一次革命可追溯至1908年福特T型车的问世,它彻底颠覆了源自欧洲的作坊式手工制作方式,使工业文明跨进了标准化大规模流水线生产的时代;让汽车这个高高在上的奢侈品走入了千家万户。

第二次重大变革来自于上世纪七十年代丰田生产方式,以及此后盛行全球的平台化模块化产品、精益生产、集成开发、及时供应、零库存管理、流程再造等等。这些理念很快成为全球制造业经理人的圣经,汽车再次改变全球制造业。

[1]近年来,新能源、新材料和人工智能、5G、大数据、物联网、区域链等一大批颠覆性新技术逐渐成熟、步入商业化应用。在这种背景下,汽车产业的发展史正翻开新的篇章。基于新能源动力、移动互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高精度导航等新技术,以及共享经济、移动支付等商业模式创新,汽车产业迎来了电动化、智能化和共享化的“三大革命”时代

二、汽车产业“三大革命”的颠覆性影响

无论从技术角度还是从商业模式角度来看,新能源汽车正在成为新一轮产业革命的领头羊。未来汽车与未来出行领域的电动化、智能化和共享化这“三大革命”都是颠覆性的集成创新,影响将是广泛而深远的:

其一,三大革命将颠覆人们的传统出行观念和出行方式。

在人们的传统观念中,购买、拥有和使用私家车是机动化的出行最优方案。即使某些场景下乘坐出租车和公交也是一种替代,自驾私家车才是首选出行方式。

当三大革命悄然来袭时,人们发现放弃拥有和驾驶私家车,转而选择“按需响应”(on-demand)的分时租赁(car-sharing)或拼车出行(pooling)能够实现更便捷、更经济、更自如的出行。

在自动驾驶技术尚未大规模普及的今天,利用手机app选择一种合意的共享出行方式(独乘或合乘)是非常实用而合理的出行选择。当自动驾驶车辆成为一种时尚时,人们不用再花费大量时间去停车和取车,他们可以从紧张而枯燥的驾车行为中解放出来,进入一种意识、时间和空间的自由王国。

其二,三大革命终于可以使城市管理者从纠结无解的行车难和停车难的人-车-路困境中解脱出来。

在未来城市交通图景中,三大革命、特别是共享化出行将提高现有车辆的使用效率,从而大大减少上路的车辆数量,同时又能有效地满足人们的日常出行需求。城市管理者可以走出“拥堵—修路—再拥堵—再修路”的怪圈,也不用再为数量庞大的私家车投资兴建大量公共停车设施而煞费苦心。一些停车场地可以改造成绿地、公园和公共文体设施,提高人们生活的品质。智能车辆与智能基础设施相匹配,将可构建城市智能交通体系。随着三大革命的日益盛行,人、车、路、自然与城市和谐共融的图景不再是遥远的梦想。

其三,三大革命将助推机动出行普遍服务能力和经济社会效益的提高。

在传统的以私家车为主的出行方式下,穷人、孩子、老人、身体不适和残障人士等人群,无疑成了被机动出行边缘的群体。依靠政府补贴来为他们提供出行服务,成了可行的途径。但由于车辆使用率不高、运行费用不菲、车队维护成本高昂等原因,增加了政府的财政负担。如何满弱势群体的出行需求,成为城市管理者面前的一道难题。

在三大革命时代,基于智能化技术和共享出行理念组建的商业化运营车辆,可以将服务触角延伸到每一个偏远的社区和出行困难的群体,大大提高车辆的使用效率、降低运营成本,实现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的结合。这种创新的出行方式在一些国家正在变成现实。

其四,三大革命将大大提升城市的可持续发展水平,使城市变得更加绿色、安全和宜居。

中国的大城市正面临化石能源消费带来的污染难题,其中机动车CO2和污染物排放是最大的污染源之一,已经成为兑现巴黎协定承诺必须解决的一个问题。另外,在意外事故伤亡中,车祸居首位,占意外死亡总数的50%以上。不仅增加了社会的经济负担,更给无数家庭带来了深深的伤害。中外城市管理者意识到了问题所在,却难以根治,面临窘境。无奈之举就是牺牲很多居民的机动出行选择权,对机动车实行限购限行。

但如果我们放眼三大革命的未来,电动化可使用清洁可再生能源;共享出行将提高在用车辆的使用效率,城市管理者就可以不再以车辆而是以人为核心来设计和改造城市道路交通体系;车辆的智能化将大大减少交通事故的发生率和死亡率,增强居民出行的幸福感。

其五,三大革命的突破,正在使传统汽车由功能型移动机械,发展为由人、车、路、云数据连接的网络化移动智能平台。

车辆的移动功能仍是基础,但传统车企主导的汽车驱动单元、行走单元和车体的附加值增长受限。未来汽车产品和服务增值的部分将逐步向网络化,智能化的部件、软件和服务构成的新价值链转移。这种变化已经在微妙地进行。

从较长周期看,随着共享出行的发展,汽车产品新增销量将放缓,甚至会停滞和萎缩。一些传统车企已开始未雨绸缪,力图改变多年形成的以制造和销售产品、提供高利润率的融资、维修和保养服务等为主体的盈利模式。车企为保持较强的控制力和盈利能力,他们更加注重构建开放、多元和扁平化的全新价值网络;更加注重提供一种开放的、标准化、可接入的移动出行平台;更加注重出行市场的数据挖掘与处理业务;更加注重与出行服务商结成战略伙伴关系。

随着基于5G技术的移动互联网的大量商用,人工智能、区块链、大数据、云服务、位置信息、高精度导航等新一代信息通信技术的发展,巨型汽车公司赢者通吃的局面将被打破。越来越多的出行平台运营商、出行服务提供商、交通大数据挖掘与服务商、位置信息服务商,以及社交娱乐内容服务商等,将大举向汽车产业生态系统渗透,成为搅动汽车产业生态的鲶鱼。而共生、伴生、寄生的新型服务将繁衍蔓延。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近年来各大跨国汽车公司高管们纷纷表态要向出行服务提供商转型。

汽车和内燃机在第二次工业革命中由于其改变了能源结构、对关联产业有无比强大的拉动力、重塑了世界的基础设施,并改变了人们的生活而被称作“改变世界的机器”。

今天,三大革命所塑造的未来汽车,因为它联接着未来,能很好地衔接分布式清洁能源、新一代移动通信、移动互联网、智能交通、智慧城市,并拉动产业结构升级、提升人们出行和生活的感受,而正再次改变世界

要充分发挥这场汽车革命造福世界的潜能,就必须未雨绸缪,从能源、基础设施、交通模式、城市规划、产业链转型、政府监管和法规调整等多方面有序地做好准备。


[1] James P. Womack, Daniel T. Jones, Daniel Roos, The Machine That Changed the World – The Story of Lean Production, Toyota’s Secret Weapon in the Global Car Wars That Is Now Revolutionizing World Industry, Free Press, 1990, 1997.

本站所有文字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